临沂热线
资讯中心
您的位置:首页 > 临沂 >

城水相依 临沂因桥梁而变美

一河清水、两岸秀色、人水亲和、城水相依,沂河、祊河、涑河、柳青河等水系让临沂变身“大美水城”,“城在水中,水在城中”,美不胜收。但是很长时间以来,河流却成为了两岸居民交流、经济互通的障碍。桥梁的建设则解决了两岸之间沟通的问题,改革开放以来,临沂城的桥梁也从原来的漫水桥、石板桥到现在的大跨径斜拉桥、悬索桥。桥梁的变迁体现着城市的发展。

 

改革开放初 漫水桥连接沂河两岸

 

作为地地道道的临沂“土著”,今年70岁的陈友明老人还能清晰地记着沂河老桥上的青石板。据他回忆,从记事开始,一条横穿沂河的老桥就成了沟通两岸的纽带。

 

陈友明老人所说的就是西接解放路,东至河东区的九曲沂河大桥的前身——沂河老桥。根据相关史料,沂河老桥由著名的抗日英雄、时任临沂县县长的范筑先主导建设,是当时的“县政重点工程”。沂河老桥西接临沂城(今解放路),东连今河东区九曲街道办事处,横跨沂河。大桥全长1457米,漫水桥有61个孔,当时许多人误以为此桥是外资建设,因此也称之为“东洋桥”。

 

桥建成后不久,问题出现了,由于当时设计不周,码头太低,每到汛期沂河涨水时很容易漫过桥面,桥上也未设置护栏,加之桥洞不能通船,百姓怨声载道。而后,范筑先督办将桥改造,在西段水深处除去桥面一孔,安置活动钢板,人、船都可通行,极大地方便了北上沂水、南下江淮的商贾。

 

“很长时间以来,沂河两岸的交流、沟通就靠着一座桥。桥面很低,离水面很近。而且要是遇到大风大雪天气的时候,走在桥上很危险。要是到了汛期,桥就被淹了,两岸就断了交流。”陈友明老人告诉记者,“除了走桥,很多人还坐船来往,在桥头就有渡口,船夫驾着小船摆渡。”

 

1960年汛期的一天,一辆载着几十名乘客从临沂城发往河东的客车,行至沂河老桥时被洪峰冲到河里,车上的乘客全都被水冲走,只有极少数人生还。虽然出了事故,但当时的沂河上就这一座桥,两岸居民还是得经过这座桥往返。为了缓解沂河老桥的交通压力,1964年,新沂河桥即金雀山路沂河桥低桥建成。与沂河老桥相比,这座新桥由钢筋混凝土建成,更加坚固。桥高4米,桥的两侧均设有栏杆,安全性也有了很大提高。

 

“一直到改革开放初,沂河两岸的沟通还是靠着沂河老桥还有金雀山路沂河桥低桥。但是对于生活在沂河东侧的郁九曲、赵庄的百姓来说,沂河老桥还是他们到达西岸的首选。”陈友明老人告诉记者。

 

九曲沂河大桥重建 桥梁“一桥一景”

 

时光到了1994年,当国家重大工程、世界最大的水电站三峡工程开工的消息传遍大江南北的时候,沂河老桥却即将退出历史舞台。老桥石条组成的桥面逐渐出现了裂纹,自行车轮被卡在石条缝里是常有的事。不少临沂人的记忆中,骑自行车去河东,经过老桥时大都下车推着走,生怕出意外。1994年,解放路沂河老桥两段高桥倒塌,自此就成了一座废桥。

 

进入新世纪,重建沂河老桥被列为政府民心工程,即在老沂河石桥原址上修建九曲沂河大桥。修建大桥的重担落到了临沂市政工程总公司(今临沂市政集团)的肩膀上。今天已经是市政集团掌舵人的庞玉坤,那时专门负责重建沂河老桥项目。

 

“当时市政工程总公司还没接过这么大的单,压力很大。”庞玉坤对记者直言,“但是担着两岸市民的盼望,我们就想着克服一切苦难,将桥梁新建工程干成精品工程,质量速度都要有,都要兼顾。”2001年3月,桥梁正式开工建设后,庞玉坤与同事们一起吃住在工地,几个月都不回家。

 

更让庞玉坤感动的是,沂河两岸的百姓们经常来给施工人员送食品、被褥,出义务工。2002年春节期间,工地上还有工人在桥上值守,两岸的百姓们冒着寒风给工人们送来了热腾腾的暖心饺子。2002年10月1日,自解放路东段运输公司门口至河东区银桥街西段,全长1960米的九曲沂河大桥全面竣工通车,大桥通车那天,人声鼎沸,舞龙队、秧歌队,从桥西头连到了桥东头,气氛比过年还热闹。

 

如今,在临沂市政公司的档案库里,关于九曲沂河大桥建设的文字、图片资料等非常详实。“作为临沂本土的市政企业,九曲沂河大桥的建设,是我们第一次参建这么大型的跨河桥梁,也为本土市政企业建设其他桥梁积累了宝贵的经验。”庞玉坤告诉记者。

 

21世纪,随着我市城市经济的发展,一座座横跨沂河、祊河、涑河的新建、改造桥梁应运而生。2004年,金雀山路沂河大桥实行加固改建工程,2005年竣工。2004年,沂蒙路祊河桥扩宽改造,后被命名为“金锣大桥”。2006年8月6日正式开工建设的蒙山大道祊河桥,是亚洲第一座大跨度异形拱连续梁桥。2007年,沂蒙路涑河桥开始重建……新建或改建的大桥姿态各异,成为我市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。

 

三座桥梁竣工通车 桥梁建设全省前列

 

2014年,对于临沂桥梁史来说,绝对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年份。2014年6月份,陶然路沂河桥开工建设,2014年10月,南京路沂河桥开工,同一个月,西安路祊河桥也开动钻机建设,一年同时开足马力建设三座桥,在临沂的城建史上可算是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,三座桥的建设工期都是两年,2016年,三座桥梁相继竣工通车。

 

谢斌就是西安路祊河桥建设时的技术负责人。这位土生土长的临沂人,研究生毕业之后就入职了临沂市政集团。谢斌告诉记者:“临沂的桥梁技术突飞猛进,从三座大桥的施工就可以看出来,现在的桥梁都兼具了实用与美观,尤其是西安路祊河桥。”

 

根据相关建设资料,陶然路沂河大桥全长1712.4米,主桥长523.2米,为五塔六跨连续矮塔斜拉桥,主塔10座,大桥连接了兰山区的陶然路和河东区的皇山路,有效地缓解上游沂河大桥与下游罗湖大桥的交通压力。南京路沂河大桥工程,西起滨河西路,东至滨河东路,是南京路向东延伸跨越沂河的重要过河通道。大桥双向6车道,宽44.1米;全长1023米,由主桥(飞雁式异形拱桥)、水中段引桥、岸上段引桥组成,东西两岸各设立交1座。主跨异型拱桥采用钢箱拱、叠合梁组合体系。

 

西安路祊河桥则是山东省第一座、中国第三座梭形独塔斜拉桥。该桥全长777.4米,主桥宽47.6米,主桥钢塔高105米,主桥设28对斜拉锁牵引,外形气势磅礴,像一只凤凰展开双翼直冲云霄,又似一条飞梭穿行在天织起锦绣。

 

“西安路祊河桥的建设可以说代表了临沂桥梁建设的顶级水平。大桥三根弧形塔柱作为受力钢塔,高度达到了105米,吊装时技术要求及难度非常高。三条空间异形塔测量控制及安装精度技术给施工人员带来了挑战。在吊装之前,施工工人进行了精心的准备,由于钢塔及节段箱梁重量大,需用500T履带吊起吊。我们还采用了国内先进的C55聚丙烯纤维自密实高性能混凝土,桥梁采用的新技术、新材料都在全省前列。”谢斌说。

 

每次经过西安路祊河桥的时候,谢斌总会放慢车速,白天看看高耸的梭型独塔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更显雄伟;夜晚,亮化的灯管将桥体变成了一场灯光秀。“能够有机会参与临沂桥梁的建设,我感觉很荣幸。同时,作为一个普通市民看着一座座的现代化的桥梁横跨河流两岸,我感觉到非常自豪。”谢斌告诉记者。(王富军)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特别提醒:临沂热线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。

手机临沂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