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沂热线
资讯中心
您的位置:首页 > 文学 >

二汪

二汪来我们家是在去年的春二月,妻子桂霞赶葛沟集带回来的,一只土黄色的小玩狗,没有说它是条狗,因它很小,有四二码的一只拖鞋那么大,毛茸茸的,狗脸比较短,腿也比较短,像个小黄球。

 

桂霞说:“街上已经散集了,在小摊前买手套的时候,这个小狗在脚边转来转去,仿佛多么亲近一样,问卖杂货的,谁家的小狗啊,老板说没主的,在这半天了,给它块饼子吃,它就赖着不走了,你想要你就带走吧!老板就找了个鞋盒子把它装里面,小家伙很老实的被带了家来。”

 

“家里有一条大花狗了,养那么多狗干啥?”我不同意。

 

“这是小玩狗,长不大,也吃不多少食,等它长大后,把大花卖了”妻子说这句话的时候,看了看大花,大花警惕地注视着新来的客人,完全没料到对自己的威胁。

 

既来之,则安之,先留下吧,因为先有大花狗在,叫大汪,所以就叫它二汪,我发现二汪是一个一刻也闲不住的粘人精。

 

吃晚饭时,我们从锅屋里向堂屋里搬腾家什,二汪也一趟趟地跟着我们走,不离我的脚边,上台阶时一窜窜地,摇头晃脑,机灵异常。

 

我喊一声:“二汪!站住!”二汪马上站住,机灵地等待着下一步的指令,我们吃饭的时候喊一声:“二汪!出去吧!”

 

它很自觉地摇摇尾巴走到门外,绝不留恋,但仅仅过一会儿,它又悄悄地,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,溜进来,趴在桌子下面,天黑后把它喂饱,连同装它的那个鞋盒,一起放在锅屋里,二汪很听话地待在里面。

 

时间长了,大汪放松了对二汪的敌意,大汪是栓着的,我就把二汪放进大汪的狗窝里,俩哥们非常友好地相处下来,给它们喂食时,大汪拉着架势低沉地发出呜呜吼声,二汪不知啥事,把小脑袋往食盆里一探,大汪张开嘴巴子,朝二汪的小脑袋就是一口,只听得二汪一阵嗷嗷地叫唤,连滚带爬地离开了大汪。

 

妻子赶紧呵斥住大汪,抱起二汪一看说:“天呐,这小狗还淌眼泪啊!”

 

我一看果真是,二汪乌黑的一对小圆眼,眼泪汪汪的,眼角都湿漉漉的,狗狗真的是有感情的动物啊!

 

为让它们能和平相处,我马上让大汪立正稍息,把火腿肠放食盆里,大汪只有眼馋的份,把二汪放在食盆边自个吃食,大汪委屈地蹲在一边,不时斜着眼看看我,再看看食盆,我不理它,直到二汪吃饱后才让大汪吃食,让大汪明白,它这是粘了二汪的光,几次以后,大汪再也没有表现出对二汪的敌意。

 

早晨出门时,我打开大门,二汪先窜了出去,等我把车推出去的时候它已经跑远了,我一喊二汪!回家!它便又飞快地跑回家,娘说这小狗听话懂人事。

 

如果狗狗的智商有高低的话,二汪绝对比大汪聪明,大汪表示亲热,会摇尾巴,乱扑人,一个劲地表现它的狗哆嗦,二汪会看着你的眼睛,听候你发出的每一个指令。

 

白天,在家的时候,我一般是不关院子大门的,中午在家里休息,听见二汪在门口汪汪地叫,它把这条街划为了它的势力范围,还没有一只拖鞋长的东西,竟然也敢称大王,我们不怕它咬伤了行人,倒担心它被人家给抱走了,有几次二汪在街上被流浪狗追回了家里,还是大汪帮忙给解的围,人家的野狗不追进家门,大汪一般是不理睬二汪的这些破事。

 

一次听见二汪又被追进了家门,大汪出面也未解决问题,二汪直接跑进屋里藏在我的身后,我出去一看,是一个朋友来玩,狗狗都是看家护院,保护主人的,有你这样的狗狗么?二汪还得我来保护你。

 

天气渐渐暖和起来,二汪也胖起来,抱在怀里也沉甸甸的,闲时逗逗它,家里的台阶它也能轻易地爬上爬下,有一次它在追我的时候,下台阶快了,从上面直接窜了下去,一头撞在地面上,还翻了几个滚,爬起来依然闹腾,在小院里增添了无限的乐趣。一次娘过来闲聊,看了一会二汪说:“这小狗咋是白尾巴梢啊!”

 

经娘着么一提,不由得仔细观察了二汪一下,刚来时二汪是淡淡的土黄色,越长颜色越深,尾巴梢确实是白色的,二汪的额心上还有一圈淡淡的白色,白头芯,白尾巴梢是什么状况呢?

 

在乡下,有一些人认为白尾巴梢狗是不吉利的,对主人家不利,我觉得无所谓,但家乡的风俗习惯就是这样认为,想到二汪的来历,这么乖巧的狗狗在大街上怎么没人要呢?应该是它的白尾巴梢有关吧!

 

妻子就出去问街上有年纪的老人家,得到答案,白尾巴梢的狗确实不能养,若是这条狗头上也有点白色,首尾呼应透气就就可以养了,妻子回家来端详了一阵二汪,稍微安慰了一下自己,二汪的头芯上有一圈白色。

 

到底还养不养二汪呢?看着二汪淘人喜爱的样子,心里犹豫起来。

 

白尾巴梢不是二汪的过错,也不能把生活和工作上的不顺利,归错于一只小动物来背锅。但心里总是纠结起来,既然如此,我们商量了一下,还是把二汪送走吧!试想二汪在遇见我们家前,因着白尾巴梢在街上流浪了多久,才在那一刻相遇!

 

二汪是一只有问题的狗,就不能送给亲戚朋友以及熟人,哪里来再把它送到哪里吧!

 

是妻子当初把二汪捡回来的,自然由她处理,早晨起来我们把二汪喂饱了,妻子上班走时,又变了卦,让我把二汪送走。让它去走自己的路。

 

我一直相信有一句话,在生命中无论你遇见谁,遇见什么,他们都是你生命中应该出现的人和物,绝非偶然,在缘分的世界里,在哪一个点相聚,在哪一个点离别,早有注定。

 

打开院门,二汪先我一步窜出门外,当我把车子推出院外的时候,二汪又乖巧地钻进了家门,我唤了一下二汪,二汪摇摇尾巴,歪头看了一下我,跑回大汪的身边,不再出来,难道它已知道今日要分离?

 

犹豫了一阵,心想还是算了吧!过几天再处理。

 

朋友来玩,说起二汪,朋友说:“白尾巴梢,白头芯的狗可多了,别迷信,俺村里有一家的狗连四个爪子都是白色的,一样养着……你不想要了,给我,我给处理了……”

 

二汪没有让朋友给处理,就这么一天天被留了下来。

 

麦收过后,天气热了起来,一天下班后,妻子说:“二汪咋不吃食呢?得病了吧?”

 

二汪来后一直没打防疫针,只见二汪厌倦地趴在过道里不动,听见呼唤,只是抬头看我一眼,摇摇尾巴,去找兽医给看看吧!

 

妻子把二汪放在篮子里,找兽医先生给打了一针,带回来的药片,在汤匙里碾碎,我扒开二汪的嘴,给灌了下去。

 

给二汪打了几针后,过了些日子,二汪站了起来,吃了点食物,娘说,这小狗没事了。

 

妻子下班回来问:“二汪呢?”“在过道里啊!”我起来去一看,过道里没有二汪,家里其他地方也没有,到街上找找。

 

最后在村西扬水站下边的草丛里找到了二汪,我把它抱回了家,放在过道里,二汪轻飘飘的,没有了从前那种沉甸甸的感觉。

 

我们吃午饭的时候,我挑了点食物给二汪送去,二汪不见了。

 

到门外一看,二汪正沿着巷子向西走,我喊了一声,二汪停了下来,它就这么回头看着我,二汪的眼圈湿漉漉的,二汪你怎么了?

 

我听老人家说,狗狗有灵性的动物,有这种本能,察觉到了自己快死了,自己会找一个比较隐秘的地方躲起来,狗狗知道疾病、死亡对主人家来说不是一件开心和吉利的事,狗狗知道它们来主人家的使命,狗狗就是来报答主人的,它们只要很少的温饱,奉献的却是自己的全部,连死都不愿弄脏主人家……

 

我把二汪又抱了回来,再来看它的时候,它就趴在门后,似乎等着我来开门,它一定是想走了,或许是真的到了要走的时候了……

 

兽医先生说,这小狗不行了,医不过来了,小狗有的是,等再要一个,以后养狗别忘了给打预防针啊!

 

我们商量了一下,把二汪放在娘隔壁的闲园里,给二汪放上了清水和食物。

 

第二天娘过来说,那小狗死了,你把它处理了吧!

 

二汪就这么走了。

 

释迦牟尼说的一话:“无论你遇见什么,他都是你生命该出现的人和物,绝非偶然。”

 

茫茫人世间,经过什么人和物,一切或许都是命中注定,都是人生该路过的风景,在我们必须经过的路口,相遇,相识,相别离……去感谢,珍惜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个人和物吧,会有一些人和物会陪伴你我,在生命的某一段行程里……  - 作者:阳都老幺 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
特别提醒:临沂热线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。

手机临沂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