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沂热线
资讯中心
您的位置:首页 > 文学 >

我是富二代

那天有位朋友读了我的文章《八十年代,我家是万元户》后给我留言:原来你是中国第一批富二代啊。

 

富二代,我百度了一下:是指继承巨额财产的富豪子女。

 

我家是万元户,肯定算不上是巨额,所以,我当然也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富二代,但我生活在万元户的家庭里,在那个大多数人们都还没摆脱贫困的时代,我的家庭环境,我的成长氛围当然也比同龄的孩子要好得多,在这一点上,“富二代”对我的意义,可能更多的是在于精神而非物质,在于这样的一个家庭对我的成长所产生的深远影响。

 

更在于,这个家庭所给予我的财富让我终生受用不尽。

 

我家在成为万元户之前,爷爷赶四集卖海货,爸爸在信用社上班。

 

一九七九年,爸爸退休了,哥哥接班,为了方便群众存取款,单位就让哥哥在家里办公,所以来我家的办业务的人很多很多,后来我家成了家喻户晓的万元户,来我家的人更多了:取经致富的,来买海货的,玩耍图热闹的,听流行歌曲的,看港台电视剧的,有邻村的,外地的,还有外省的……

 

来我家的每来一个人,无论高低贵贱,当官的还是老百姓,父亲就让我们不厌其烦地给其倒茶递烟,还要向客人一一问好,有时问得稍晚点,爸就当着客人提醒一下,怕我们忘了礼数。我们走在大街上,见着婶子大娘,叔伯大爷,都礼貌地一一问好。

 

曾有不少地位低下的孤寡老人专门到我家找我父母:“你们家的孩子是怎么教育的?”爸爸妈妈乍一听,吓了一跳:“怎么,孩子惹祸了?”

 

“不是,你们家的孩子真有礼貌,见俺一次问一次好。像俺这样的人,村里几乎没人喜理我,哪怕我的亲侄女见我都装作没看见……”

 

爸爸往往在他们走后,语重心长教育我们:只有你尊重别人,别人才会尊重你。比我们强的人,我们不巴结,但要学习他们的优点,不如我们的人,绝不能歧视,要平等对待。

 

晚上,为了方便来我家看电视的邻居,我们就把板凳让给大家,我们一家人吃晚饭经常站着吃。我们心里没有半点怨言,只是和他们谈笑风生的,一起分享电视剧里的故事。

 

爸爸有几位江苏省的,临沂河东的生意伙伴,常来我家吃馒头饺子,喝豆腐脑等。那年端午节,妈妈包了满满八人锅的粽子,这些朋友吃饱了,爸爸还让妈妈给打包捎回家给他们家的小孩子吃。以至于我们兄弟姐妹没吃上。爸爸却告诉我们,吃不上粽子,不要紧,让妈妈可以用过的粽叶再包一次,反正我们家平日里都是白面大米,他们家的小孩子是吃不上的。让客人吃饱喝足,才是待客之道。

 

自己少吃或不吃,也让客人吃饱喝足,真诚待人,重情淡利,不卑不亢,爸爸的言传身教,我们受益一生。

 

——平等待人,热情好客是这个家庭给我的第一笔财富。

 

( 2 )

 

我家岚山港的那艘货船是合伙生意,只是全部由爸爸来投资,一运行起来很挣钱的,由于爸爸没时间常跑码头,也出自对合作伙伴的无比信任,让其全权管理,谁知,那陈姓合伙人看着眼红,把收入全部中饱私囊,他的理由是:“老孙啊,你家里的还有别的生意都挣钱,你就让给我吧。”爸爸说,村里的孤寡老人,我每年都或多或少给点钱,我愿意,但是,作为合伙伙伴,你这是背信弃义。”

 

最后,爸爸拿起法律武器维权,那个严冬,爸爸吃住在港口,春节前,终于打赢了官司,争取到了属于自己的那部分。爸爸是党员,我从小就爱看书,爸爸通过这件事告诉我,要懂法,守法。

 

豆饼厂,最红火的时候,出纳会计都让河东籍的诸葛姓弟兄俩来掌控,结果,在一个深夜,他们弟兄俩卷五万巨款潜逃。

 

那时候,哥哥接了爸爸的班,我们都在上学,曾有个人提醒过爸爸,不让外人出纳会计于一身,爸爸的理由是,自己和他们的父亲打交道也不是一年两年了,年轻后生应该也不会错吧?没把人往坏想。

 

这次没有证据来起诉他们,只能认倒霉。

 

爸爸在生意场上遭受一系列挫折,没有被击垮,反而不失乐观,他把钱看得轻,时常对我们说,钱是身外之物,能证明我们有能力挣就行,我们只要勤劳,不愁挣不到钱。从头再来,豆饼厂关闭了,爸爸毅然承包了丘脉山。丘脉山,村里人叫“烟台顶”,与临港著名的气脉山咫尺相望,是姐妹山。

 

按理说,那时爸爸每月的退休工资也够他和妈妈生活的了,再说我们兄妹六个都结婚的结婚,参加工作的参加工作,没有必要再操这个心,但是爸爸说:我想证明自己尽管退休了,还有挣钱的能力。被骗了,不服输。

 

后来,我在《金钱的意义在于创造而不是拥有》的一文中,结合自身感受与做法,再一次认可这个话题。

 

豆饼厂之事对于我们全家来说,教训是惨痛的,尽管有人说,吃一堑长一智,好人坏人不会贴在脸上的,防人之心不可无,理是对的,但我还是改不了用善意的眼光来看待身边每个人,不愿意把他们看坏。即使亲眼所见,还是说,他一定有苦衷的。

 

“好女不穿婆家衣”,这是妈妈对我们出嫁时,说过一句话。我们姐妹四个,自由恋爱,在选择婚婚姻上,看淡金钱,不讲究门当户对,一律“倒贴”,尤其是我,零彩礼,干脆来个裸婚,结婚那天,闺蜜悄悄对我说:董事长的闺女,出口转内销了啊。

 

——看淡金钱,看重情义是这个家庭留给我的第二笔财富。

 

( 3 )

 

一九九三年结婚生子的我没看好上班有啥前途,于是自己干。去日照学织毛衣技术,买来当时最先进的borther 牌毛衣机,进口国产两台并用,自己设计毛衣花样(见图片),出售,对外加工,同时,还带徒弟。

 

一九九六年,我顶着各方面的压力,撇下爱人孩子单枪匹马南下深圳半年,呼吸一下改革开放的新鲜空气。

 

一九九八年我觉得具备天时地利人和,便开了“格格商行”,那时我庄重承诺:化妆真品,假一赔十。曾有一位顾客对我说:我不用怀疑你的承诺,因为当年你们家的豆饼厂,你爸爸就是一诺千金。

 

喜欢读书的我边开店边练习写作,2000年开始《在临沂日报.莒南版》发表文章。

 

2001年,爱人进城工作,孩子到了上学年纪,为了教育孩子,我忍痛关闭了门庭若市商店,进城开了“浪莎总代理”。

 

2004年,跟随城市发展的步伐,我成为一位出租车司机,并建立《女出租车司机的博客》,点滴记录每天的“道听途说”。2010年,我断定汽车将走进千家万户,学车族必定越来越多。我又到济南学习一周,圆满拿到教练证后,成为全县第一位持证上岗的女教练。2012年,我参加首届市教练员征文比赛,我的六篇文章参赛分别获得一,二,三等奖,光奖金就是1200元。

 

有人提起教练员,往往把吃拿卡要联系在一起,可是,我当了四年教练员,我能昂首走在阳光下,坦然走在大街上,因为,我没有吃学员的一个瓜子,没喝一瓶矿泉水。2014年,我辞职回老家重开“格格商行”,崇尚看书写作,去年年底,我建立个人原创文学公众号,开始每周推行两三篇文章的生活习惯。

 

所以,自强自立,奋斗不息是这个家庭给我的第三笔财富。

 

我不是富二代,只是一位普通人,只是在平常生活中追求真实,善良,美好,让平凡的生活不再平庸罢了。

 

我曾在面试教练员时,介绍自己,写下了下面的话:

 

桃李不言家族风,

 

巾帼只影,须眉德馨,

 

嫉恶扬善学沛公。

 

工作打拼,重情淡利,谈吐幽默听。

 

几多兴趣寥若星,

 

抚琴歌咏,摄影调烹,

 

长词短赋娱其中。

 

低调人生,弦断君听,宠辱皆不惊。(文/孙秀云)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
特别提醒:临沂热线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。

手机临沂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